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移民服务 > 移民资讯 > 危地马拉移民资讯 >

安心移民解密:CIA插手危地马拉内战始末

    1966年的时候,当我们开始那一段十年黑暗时期的时候,在隔海相望的南美大陆,美丽的危地马拉也出现了一段黑暗时期。而这段时期和CIA有着牵扯不断的联系。今天,安心移民为您揭秘那段黑暗日子的始末。
    这片土地没有公正,有的是酷刑与屠杀。在这片土地上,既有造反的印第安人,又有野蛮的上校。它是中美洲人口最多、最为贫困、给人带来巨大痛苦的一片土地,这就是1966—1996年的危地马拉,这个国家经受的长达30年的苦难都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以下简称中情局)一手造成的。
  在这30年间,危地马拉军人在中情局的庇护下总共杀害了20多万人。在那血腥的年代,美国支持此地军人犯下的暴行已经超过了智利、阿根廷和乌拉圭,三国独裁者暴行的总和。美国中情局、国务院以及五角大楼打着反卡斯特罗主义颠覆的旗号肆意危害危地马拉的游击队员、工会干部、政治家、人权战士、记者、普通农民、妇女和儿童。
  这段悲惨的历史是从1965年开始的,当时危地马拉的共产党人首先燃起了反抗的火焰。政府首脑佩拉尔塔上校想把起义扼杀在萌芽状态,他扬言:“如果必须通过把国家变成坟墓的方式才能使局面恢复平静的话,那我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他这可不是在吓唬人。佩拉尔塔要求美国驻危地马拉大使给他找个有能力使国家局势恢复“平静”的人——一个镇压反抗的专家。美国大使给他找到了一个在委内瑞拉专门从事这类活动的专家、美国人约翰·洛根。名义上,洛根在为美国一个援助发展的机构工作,任国内安全顾问,但实际上,他是中情局人员,而且是其中最强硬的人员之一。
  1965年12月末,洛根向危地马拉军警特机构提出了一项秘密计划,以消灭这些“恐怖分子”:第一,在总统府内设立一个秘密办公室,负责协调各种反共活动;第二,对首都危地马拉城进行突袭,“将共产党人从他们的藏匿处赶走”;第三,在各个城市建立一些完全由治安部队控制的“冻结区”。
  洛根在1966年1月4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必须尽快派一些美国顾问到危地马拉,“以协助警察采取各项行动”。他以满意的心情讲述了他与佩拉尔塔的会晤: “他(佩拉尔塔)许诺将提供一笔现金,为的是抓住所有的共产党领导人。”这架可怕的“白色”恐怖机器靠着金钱和与美国的勾结开始运作。
  在洛根和佩拉尔塔会晤过去三个月之后,首批秘密处决行动开始了。1966年3月,洛根写道:“一些共产党人和恐怖分子已经被危地马拉当局在3月6日夜里处决。危地马拉政府不会向世人宣布进行过这一处决,政府会说他们从未逮捕过这些人。”
  1967年,危地马拉的镇压行动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治安部队在街上进行绑架、杀人,处决那些真正的或者被怀疑是共产党人的人,他们还不时对一些所谓的、还没有被完全定性的“政府的敌人”采取行动。
  国际舆论对危地马拉进行的屠杀议论纷纷。为了平息世界舆论,危地马拉总统撤换了国防部长。屠杀停止了吗?当然没有。
  屠杀在继续,而且更隐蔽了。美国对危地马拉的情况始终都是了解的。中情局在1971年的文件中写道:“危地马拉治安部队秘密清除了很多恐怖分子,仅在圣马科斯省就有200人被杀害。”
  这一年,美国军事援助的限期到了,必须说服国会同意续订军援,尽管美国新闻界中很大一部分人持反对态度。为此,美国驻危地马拉大使还写了一份汇报提交给美国国会负责研究这个问题的委员会主席。这份秘密报告完全是骗人的。
  为了能给危地马拉刽子手争取到美元,大使威胁说:“如果我们不再支持该国的治安部队,那么,他们就会以更多的非法手段采取行动。”于是,美国国会让步了。直到70年代末,美国始终资助在危地马拉进行的屠杀。1977年,美国总统卡特以人权的名义决定停止对危地马拉的军援。
  但没有多久,在里根入主白宫后,他决定美国重返中美洲。他派了一位特使、中情局前第二号人物弗农·沃尔特斯来到危地马拉首都。次年,美国恢复了对危地马拉的军援。美国知道,危地马拉当局在高原地带进行的镇压将要比它在其它地区进行的镇压更严厉。中情局在报告中写道:“从那些军事计划来看,危地马拉将开始扫荡游击队员最集中的地区。可能需要摧毁那里的大片村庄。”几周后,中情局指出:“部队指挥官已接到命令,要把与游击队合作的所有村庄和城市夷为平地,要把抵抗运动的所有源头消灭掉。”
  危地马拉的杀人犯们把雷塔卢莱乌的空军基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酷刑中心。在那里,犯人们被关在一些灌满水的水井里,为了避免淹死,他们必须时刻抓紧头上方的栏杆。犯人死后,被扔在一些用混凝土建的沟渠里。
  到80年代初,危地马拉总共约有七万人受到酷刑的折磨。1983年,美国对危地马拉的军援成倍增长,达到了5000万美元。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指责大赦国际与一场对共产党人有利的歪曲宣传沆瀣一气,因为大赦国际揭露了危地马拉军人的暴行。
  又过了七年,美国才停止对危地马拉的军援,确切地说是在1990年12月,也就是在柏林墙倒塌一年后。美国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可不是出于人道主义动机,而是因为一名美国公民在危地马拉某地被杀害,而美国媒体怀疑危地马拉情报机构是这一谋杀案的罪魁。
  90年代初,危地马拉的暴行仍在继续。这一次,美国官方揭露了这些暴行,但它并没有中断与这个残暴政权的关系。
  1992年3月,危地马拉抵抗运动的一位领导人巴马卡失踪。危地马拉当局说他是在一次与治安部队的战斗中死去的。但他的妻子、一位美国律师珍妮弗·哈伯里不相信官方的说法,她说一名印第安人看见她丈夫被关在监狱里受折磨,因此要求美国政府对此事进行调查。而美国国务院相信官方的说法,对这事的调查一拖再拖。
  事实上,就在杀害巴马卡的当天,中情局就知道实情:巴马卡被捕后被送到雷塔卢莱乌的空军基地,在那里受尽折磨,几天后被处决。但美国情报机构向珍妮弗·哈伯里、美国国务院、白宫隐瞒了事实真相。这里有一个不可告人的原因:下令杀害巴马卡的是危地马拉的阿尔皮雷斯上校,他其实为美国中央情报局服务,并且接受中情局的薪金。80年代初,他负责清除危地马拉山区的游击队员,而且据中情局说:“他在这项工作中表现出色。”1995年,美国《纽约时报》揭露了阿尔皮雷斯事件,激起了美国舆论的反感。在克林顿竞选连任期间,他决定抛弃危地马拉军政权,转而帮助该国实现国内和平。这是1996年的事情了。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