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移民服务 > 移民资讯 > 墨西哥移民资讯 >

墨西哥大使:我们的改革并非出于短期政治利益

    墨西哥开展的改革并非出于短期政治利益,而是长期的愿景,其积极影响将慢慢被感受到中国全面深化改革之际,拉美重要经济体墨西哥也大刀阔斧进行着改革。
 
    自2012年底宣誓就职,两年不到的时间里,墨西哥年轻、帅气的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陆续推出11项重大改革,涉及教育、能源、电信、财政等多个领域,平均每两个月发起一项改革。至8月20日,培尼亚撰文,称11项改革议程全部完成。这一墨西哥改革速度,令外界印象深刻。
 
    其中,能源改革被视为墨西哥此番改革的基石,因肩负使命众多而被视为改革之母。又以墨西哥能源国企Pemex,即国家石油公司的改革最为期待。改革前,由于国企Pemex的存在,墨石油行业的封闭会被拿来与朝鲜并提——勘探、生产、加工、运输、和仓储全由Pemex一手掌管;改革方案意在破除Pemex的垄断,为墨西哥能源行业注入更多市场的元素。
 
    通过改革,墨西哥政府欲将Pemex打造成世界顶级油企;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一项综合改革,墨西哥希望用能源改革为经济添柴加火,吸引外资,到2018年和2025年,新增就业岗位分别达50万份和250万份;经济增速分别额外增加1%和2%左右。一些观察人士眼里,对于经济已触底的墨西哥来说——2013年经济增速仅为1%左右,并不难实现提增的目标。
 
    诚有效实行,似乎改革将给墨西哥带来大好前景。但墨西哥总统的支持率却在改革如火如荼之时有所下降,改革第一年的经济增速亦堪忧,如何看待改革中的这些现象?墨西哥又如何能短期内发起多项改革?未来改革成功靠什么?墨西哥驻华大使温立安(Julián Ventura)接受了财新记者的专访。
 
    财新记者:如何看待墨西哥能源改革的速度?
 
    温立安:影响广泛的改革从来不易,也不会很快。中国及其他新兴国家的经验即是很好的证明。在墨西哥的关键领域,如教育、财政政策、电信、劳务等,培尼亚总统向墨西哥国会提出了11项雄心勃勃的改革。经墨西哥主要政党国会代表的的充分讨论,这些改革悉数通过。能源改革是墨西哥改革议程中关键的元素。
 
    墨西哥能源改革不到一年就实现了,其中涉及修改墨西哥宪法。宪法是我们的最高法,对法案的辩论及如何通过的具体程序作出了规定,是对墨西哥历史经验的总结。凝聚必要政治共识以取得进展是改革过程中的关键环节,也是颇具挑战的部分。毫无疑问,墨西哥作为全球第十四大经济体,改革的一个原因是让墨西哥能源行业成为经济发展的引擎而非障碍,这一障碍让消费者和企业承受了过高的能源价格,但石油产量却在持续下降。
 
    改变石油产量下降之势仅仅是能源改革众多被强调的具体因素之一。据估算,过去八年,墨西哥原油产量平均每天减少100万桶(一年约4890万吨)。其他因素还有获得必要的投资和技术,以开发我们巨量的深水和非传统资源,包括页岩气(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的主要优势在于浅海油田的开发,而墨西哥的页岩气储量被认为是全球第六)。新的立法给私人和外国投资创造了新的形式,同时明确保持了墨西哥对自然资源的主权。
 
    财新记者:墨西哥能源改革当下及未来最大的挑战?
 
    温立安:当然,改革路上有过挑战,如需要在政治上达成必要的共识,同时也需要解决行业转型中众多技术和法律问题,而此前墨西哥能源这一复杂的行业完全对外资封闭。
 
    我认为墨西哥通过此次改革展示了其作为一个全球经济领导者所必备的战略眼光。下一步的目标,是迅速有效地执行新的法律框架,墨西哥政府已经迅速行动,为下一步工作制定清晰的时间表。。
 
    财新记者:墨西哥能源改革被视为墨西哥该项改革的基石,如何保证改革成功?
 
    温立安:得通过对改革措施有效率地贯彻落实。始终得铭记于心的是,墨西哥能源改革是一项综合的体制改革,其重要特征包括树立新的法律框架、给国有石油和电力企业建起新的公司治理结构、修改税制以减轻Pemex财政负担、立法让油气收入投入到改善公共服务、降低油价和电价中去。
 
    财新记者:除了能源改革以外,墨西哥现任政府也在教育、电信等方面进行改革,而这其中部分改革前任总统也曾推进过,现任政府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行众多改革的?
 
    温立安:政府、政党、公民社会以及其他相关方都逐渐认识到:经历多年增长缓慢后,墨西哥亟需大幅提高经济增速及国家竞争力、让人民受益。这一共识提供了改革必要的动力以及持续的政治意愿。
 
    财新记者:尽管墨西哥推出众多改革,但经济增速2013年降至1%,创近年新低。如何看待改革及其成效?
 
    温立安:改革成果的积极效应将在中期和长期得以显现。国会通过的法案意在给墨西哥提供成功应对21世纪挑战的工具,改革正当其时。今年墨西哥经济增速预计在2.7%至3%左右,明年预期经济增速还将更快。最近通过的整套改革方案及全球经济的复苏都可能加强墨西哥改革的积极效果。仅考虑墨西哥能源改革的效果,预计到2018年,经济增速可额外增加1%,到2025年额外增2%。
 
    财新记者:随着墨西哥改革的推进,改革派总统培尼亚的支持率却在下降。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温立安:墨西哥开展的改革并非出于短期的政治利益,而是长期的愿景,以给墨西哥经济提供增长、并能够在全球经济中竞争的必要工具,从而加强墨西哥经济和社会发展,通过向人们提供更多更好的就业岗位、更好的教育和医疗机会、更低的能源价格,提高人们的福利。这些改革不是单方面的举措,其积极影响将慢慢被感受到。
 
    财新记者:如你所说,中国和墨西哥都在进行结构性改革,而中国的国企改革就被认为推进得过于缓慢,如何比较看待中墨的改革?
 
    温立安:中国和墨西哥改革都出于同样的目标:保证经济改革的成果惠及不论是居住在乡村还是城市里的人民群众。两者都力求改善目前的规章制度,以平衡市场和国家的角色。墨西哥的国企正在通过改革转变为“生产性国企”,即为保证其良好的财务状况及改善企业管理提供条件,而中国早已根据自身国情着手其改革了。
分享到:
更多